• <span id="ejmbm"></span>
    <th id="ejmbm"></th>

    <em id="ejmbm"></em>

    <dd id="ejmbm"><optgroup id="ejmbm"><td id="ejmbm"></td></optgroup></dd>
    <th id="ejmbm"><track id="ejmbm"></track></th>

    <rp id="ejmbm"><acronym id="ejmbm"></acronym></rp>

      <nav id="ejmbm"><big id="ejmbm"></big></nav>
        1. <em id="ejmbm"><ruby id="ejmbm"><u id="ejmbm"></u></ruby></em>

        2. <tbody id="ejmbm"><noscript id="ejmbm"></noscript></tbody>
        3. <rp id="ejmbm"></rp>

          掃一掃關注我們

          生理性海水(鼻朗)預防局部晚期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發生的應用觀察

          發布時間:2015/12/22

          周芨  嚴達忠  任濤(川貝醫學院附屬醫院  耳鼻喉科)

           

          摘要:目的 觀察鼻朗生理性海水鼻腔噴霧器在局部晚期鼻咽癌放療后預防鼻竇炎發生的臨床效果。 方法 入組50例局部晚期鼻咽癌放療患者,隨機分為2組,對照組24例,試驗組(放療后加用鼻朗生理性海水組)26例,觀察放療后并發鼻竇炎的情況。 結果  對照組和試驗組在放療后第1個月,3個月,6個月和12個月鼻竇炎的總發生率分別為16.7%、29.2%、50.0%、62.5%和7.7%、11.5%、19.2%、26.9%。試驗組發生率在放療后個月均減少于對照組,其中在第6個月(P=0.0218)和12個月(P=0.0113)2組比較有統計學差異。結論 鼻朗生理性海水可作為預防局部晚期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發生的有效手段。

          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的發生臨床上十分常見,有文獻報道在1年半內鼻竇炎的發生率高達93.2%[1],其所帶來的多膿涕、鼻塞、頭痛、口鼻發臭等癥狀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目前,多數研究側重于如何治療鼻咽癌放療后并發的鼻竇炎,而關于如何預防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的發生少見報道。本研究使用浙江朗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生產的鼻朗生理性海水鼻腔噴霧器預防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的發生,結果報道如下。

          1 材料與方法

          1.1入組標準  ①年齡20~70歲;②病理確診的初治鼻咽鱗癌患者;③MRI 提示放療前無鼻竇炎伴發;④KPS評分≥80;⑤08分期[2]為Ⅲ期~Ⅳa期。

          1.2臨床資料  2008年7月至2009年6月,共入組50例患者,數字表法隨機分為2組。對照組:24例,年齡21~65歲,中位年齡48歲;其中男17例,女7例;角化型鱗癌6例;Ⅲ期18例,Ⅳa期6例。試驗組:26例,年齡20~68歲,中位年齡46歲;其中男18例,女8例;角化型鱗癌10例,未分化型非角化鱗癌9例;Ⅲ期19例,Ⅳa期7例。

          1.3  治療方法  所有患者均行同步放化療,2組放化療方法相同。

              放射治療:前期面頸聯合加下頸切線野,常規照射,劑量3600cGy/18次,之后改為三位適形放療;三位適形放療靶區包括鼻咽、咽后淋巴結區域、斜坡、顱底、咽旁間隙、翼腭窩、蝶竇、上頸深淋巴等區域,視情況勾畫篩竇、雙側上額竇、鞍旁海綿竇、后鼻孔和口咽等區域,處方劑量90%PTV,190cGy/次,照射總量至7000~7400cGy左右;頸部采用切線野照射至預防劑量5000cGy,若有腫大淋巴結,則加量至6400~6800cGy。

              同步化療:PF方案(順鉑70mg/㎡,dl-3+5-Fu500mg/㎡·d,dl-5),q4w,放療第一周和第五周同步使用,并給于止吐、良好支持治療。

              放療結束后輔助化療1-2周期,化療方案與用法與同步化療相同。

              鼻腔護理:2組均采用生理鹽水沖洗鼻腔,2次/天,整個放療期間和放療后1年內堅持沖洗;試驗組加鼻朗生理性海水鼻腔噴霧器,噴鼻2次/天,放療期間全程使用。

          1.4   療效評定  近期療效采用WHO關于腫瘤近期療效評價的標準,CR+PR為有效。鼻竇炎的發生根據放療后第1個月,3個月和6個月復查MRI來確定。

          1.5   統計分析  用SAS8.0統計分析軟件,計數資料行x2檢驗,計量資料用t檢驗。

           

          2  結果

          2.1  隨訪  隨訪截止日期為2010年6月,實驗組失訪1例,隨訪率為09.0%。

          2.2  近期療效  放療結束后1月評價,對照組CR14例,PR6例,SD3例,PD1例,有效率為83.3%;試驗組CR18例,PR4例,SD2例,PD2例,有效率為84.6%,兩組比較無統計學差異(F=20P=1.0000)。

          2.3  鼻竇炎發生情況  對照組和試驗組在放療后第1個月、3個月、6個月和12個月鼻竇炎的總發生數分別為4例(16.7%)、7例(29.2%)、12例(50.0%)15例(62.5%)和2例(7.7%)、3例(11.5%)、5例(19.2%)、7例(26.9%)。分析結果顯示:

          試驗組發生率在放療后各月均少于對照組,其中在第6各月和12個月2組比較有統計學差異。見表1

          表1 2組患者放療后鼻竇炎發生情況

                        1月                 3月                 6月                  12月      

                    有       無         有       無          有        無          有          無

          治療組 4(16.7%)  20   7(29.2%)  17     12(50.0%)   12         15(62.5%)   9

          對照組 2(7.7%)   24   3(11.5%)  23     5(19.2%)   21         7(26.9%)   19


          3  討論

              鼻咽癌因為特殊的解剖位置、生物學行為和對射線中度敏感等特點,治療以放療為主,且療效較好。同步放化療是局部晚期鼻咽癌的標準治療手段[3]本組資料顯示,有效率對照組為83.3%,試驗組84.6%,兩組相加的總效率則為84.0%(42/50),近期療效好。

          各精確放療技術的廣泛開展,在提高患者生存時間的前提下,亦很大程度地降低了放療副反應的發生。但鼻咽癌放療后仍然伴隨一系列副反應,其中以鼻竇炎常見[1,4],其所帶來的多膿涕、鼻塞、頭痛、口鼻發臭等癥狀嚴重影響著患者的生活質量。由于鼻腔粘連、放射損傷、免疫功能低下等原因,鼻咽癌放療后并發的鼻竇炎常常遷延不愈[5,6],成為臨床治療上的難點。目前,多數研究側重于并發癥鼻竇炎的治療和處理[7,8]。而關于如何預防放療后鼻竇炎發生的報道很少見。

          鼻朗生理性海水來自海洋,其微噴系統能使生理性海水在壓力下形成水霧狀,均勻分布鼻纖毛根部,鳊魚滲透到鼻腔粘膜,徹底沖洗致病菌等有害物質;同事,生理性海水中含具有殺菌、消炎作用的金屬微量元素,從而起到清潔鼻腔,改善鼻腔生理環境功能的作用。生理性海水鼻腔噴霧器在臨床的應用中已證明其是安全、有效、便捷的物理治療方式[9]。

          本研究結果顯示,在放療后第1、3、6和12個月鼻竇炎的總發生情況,對照組分別為4例(16.7%)、7例(29.2%)、12例(50.0%)和15例(62.5%),試驗組則分別為2例(7.7%)、3例(11.5%)、5例(19.2%)和7例(26.9%);試驗組發生率在放療后各觀察月均少于對照組,其中在第6個月(P=0.0218)和12月(P=0.0113)兩組比較有統計學差異,標明生理性海水的使用可以有效預防鼻竇炎的發生。目前,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的高發生率原因尚不清楚。Stringer等[10]通過對鼻咽癌放療后的患者進行鼻腔粘膜糖精清除率檢測試驗,結果標明放射線作用顯著降低鼻粘膜纖毛清除率,這可能是引起鼻竇炎發生的一個重要原因。試驗組使用鼻朗生理性海水顯著降低了鼻咽癌放療后鼻竇炎的發生,與生理性海水可以清潔鼻腔病菌及有害物質,保證鼻竇引流口的通暢,具有促進細胞絨毛運動和修復鼻腔粘膜纖毛免疫系統的作用機理相符合。需要注意的是,試驗組在12個月時間內仍然有26.9%高比例的患者發生鼻竇炎,本組資料僅在放療期間使用該鼻腔噴霧器,是否在放療后繼續使用可進一步降低鼻竇炎的發生,值得關注。

          綜合上述,局部晚期鼻咽癌在放療期間使用鼻朗生理性海水鼻腔噴霧器,具有降低鼻竇炎發生的作用,使用方便,可予參考。


          天天摸天天添天天爱_免费无码午夜福利1000集_秋霞电影院网伦霞_午夜阳光高清在线观看日本片